戳破美西方意識形態霸權的“糖衣”

2021-04-16作者:

       長期以來,美國等西方國家把自己的價值觀鼓吹為所謂“普世價值”,巧加包裝,在全球廣為推銷,迷惑了不少人。有人奉西方理論、話語為金科玉律,不知不覺成了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吹鼓手;有人主張辯證看待西方所謂“普世價值”,承認其在一定條件下的合理性、必要性,甚至擔心徹底否定和抵制西方所謂“普世價值”不利于中西文化交流。這些似是而非的觀點,容易引起思想混亂,頗有澄清的必要。

  西方宣揚所謂“普世價值”的實質是要瓦解非西方國家的意識形態防線

  “普世價值”在西方原本是個學術概念、理論思潮,興起于20世紀90年代,后被政治化、意識形態化。曾以“歷史終結論”名噪一時的日裔美籍學者弗朗西斯·福山,公開聲稱西方的自由民主是普世的和有方向性的歷史理念,這種理念已作為社會進步常識為世人普遍接受。

  美國學者塞繆爾·亨廷頓在《文明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一書中認為,雖然蘇聯東歐“共產主義的崩潰”意味著西方民主自由思想取得“全球性勝利”,但當今世界仍然存在西方文明與非西方文明、西方意識形態與非西方意識形態的沖突。如何克服這種沖突?他主張,“普世文明的概念有助于為西方對其他社會的文化統治和那些社會模仿西方的實踐和體制的需要作辯護。普世主義是西方對付非西方社會的意識形態”。

  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在《論中國》一書中,主張用西方所謂“普世價值”瓦解中國的傳統觀念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他認為,中國自古信奉一套有別于西方的價值觀,聲稱“中國主張獨立自主,不干涉他國內政,不向外國傳播意識形態,而美國堅持通過施壓和激勵來實現價值觀的普適性,也就是要干涉別國的內政”?;粮窈敛浑[晦地指出,“中國不可能永遠抵制民主變革的力量。終有一天,它會走上東歐和蘇聯共產黨政權的道路,美國必須盡其所能,鼓勵這一進程”。

  進入21世紀,美國政府把所謂“普世價值”作為其牟取全球霸權的意識形態工具,并提到國家安全戰略的高度。2010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出,美國的持久利益有四項,其中“在美國國內和全世界尊重‘普世價值’”是重要一項。這份報告還強調,美國堅信“普世價值”,致力于在世界范圍推廣“普世價值”。是否堅定支持“普世價值”,是美國識別敵人、敵對政府和潛在對手的一項重要標準。這份報告詳盡闡述了推進“普世價值”要采取的六個方面戰略措施,如為“普世價值”推廣者建立一個更廣泛的聯盟等。

  不難看出,西方語境中的所謂“普世價值”,早已不是一個學術命題,而是被政治勢力利用后賦予特定政治含義和鮮明意識形態色彩,妄圖占據人類道義和國際輿論制高點,實質是瓦解非西方國家價值觀和意識形態防線,特別是社會主義國家價值觀和意識形態防線。這是西方特別是美國乘蘇東劇變、兩極格局瓦解之機,為實現獨霸天下圖謀,調整意識形態輸出戰略的重大舉措。冷戰結束后,在格魯吉亞、烏克蘭、吉爾吉斯斯坦以及西亞、北非等地策動的“顏色革命”,都是美國等西方國家向世界推銷所謂“普世價值”的“杰作”。那些以為西方所謂“普世價值”經過幾百年,接受也不會有什么大的損失的想法,是一種糊涂觀念,未看清西方所謂“普世價值”暗藏的玄機。

  “雙重標準”和社會亂象是對鼓吹所謂“普世價值”的莫大嘲諷

  事實上,西方所謂“普世價值”,在他們自己的世界里都未必能真正“普世”。其虛偽性體現在,美國一方面高舉“普世”大旗,吹捧西方自由、民主、人權以及西方政治法律制度的“普適性”,另一方面又大搞“雙重標準”,對自己一套,對別人另一套。凡是美國不“中意”的國家,輕則被美國貼上破壞自由、民主、人權的“獨裁”“專制”等標簽,重則受到美國打壓制裁,甚至遭到美國的武力干涉。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比如,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紐約時報》網站宣稱中國封城、隔離等防疫舉措是限制民眾自由的“侵犯人權”,而不久后卻積極評價意大利封鎖米蘭和威尼斯等城市,稱這是為了遏制疫情在歐洲擴散而不惜冒著嚴重的經濟風險。再比如,2019年,香港一些激進勢力和暴力分子肆意破壞公共秩序、暴力襲擊警察,嚴重突破法治底線,美國等西方國家不僅視而不見,還歪曲和抹黑依法處理暴力違法事件的香港警方,給暴力犯罪分子貼上“民主勇士”標簽;而當美國等西方國家發生騷亂,無辜群眾遭遇警察暴力執法時,西方媒體或集體失聲,或輕描淡寫,甚至加以粉飾美化。此時,西方自由、民主、人權等所謂“普世價值”不見蹤影。

  再看美國等西方國家內部。美國社會長期存在嚴重的社會問題,如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勞資對立、貧富分化、人權無保障等。例如,2011年美國爆發了蔓延全美的“占領華爾街”運動,示威者抨擊美國社會嚴重的兩極分化,喊出“99%的人反抗1%的人”等口號。2016年“民主之春”抗議活動期間,民眾將批判的矛頭直指美國民主制度,揭露美國民主的實質是“金錢政治”。2020年蔓延全美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抗議活動,包括其間因美國黑人喬治·弗洛伊德遭遇白人警察暴力執法后死亡而引發的“我不能呼吸”抗議活動,是美國由來已久的種族歧視積怨的又一次爆發,反映了美國白人至上主義等根深蒂固的社會弊病。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美國當權者對生命權這一最重要人權的嚴重漠視。在疫情嚴重蔓延期間,當權者不顧民眾健康和生命安全,多次呼吁全美迅速復學復工復產;有的州甚至公開要求70歲以上老人不要只顧自己生命而犧牲整個國家,認為恢復經濟比老年人的生命重要。截至2021年2月22日,美國新冠肺炎死亡人數突破50萬,超過美國一戰、二戰和越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確診病例總數則超過2800萬。美國成為感染人數最多、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社會不平等問題也在疫情中顯現出來。有數據顯示,美國黑人死于新冠肺炎的概率是白人的1.5倍,拉丁裔則是白人的1.2倍。

  種種事實表明,美國口中的所謂“普世價值”,不過是按照美國標準、由美國說了算的“普世價值”。美國自己可以不遵守,得過且過,甚至包庇縱容,卻對別國指手畫腳,甚至無中生有,極盡造謠污蔑之能事。明面上正義凜然,實則道貌岸然,是美西方所謂“普世價值”話語邏輯、強權霸權的真實寫照。以所謂“普世價值”為幌子,把個別國家或某種社會的價值觀冒充為全人類的價值觀,要求所有國家遵守,無視不同價值觀的差異是人類文明多樣化發展的必然結果,無視不同文化、不同文明的包容并蓄、和諧共生是時代發展潮流、各國人民共同愿望,這種意圖和行徑終將為人民所唾棄、歷史所淘汰。

  需要說明的是,反對和抵制西方“普世價值”,并不是說人類社會不存在共同價值。各國人民在長期經濟文化交流互鑒中,會逐漸形成帶有一定普遍性的基本價值、共同價值。這是人類在漫長社會化進程中彼此聯系、相互交往的產物,也是人類文明發展進步的一個重要標志。特別是在經濟全球化時代,困擾人類生存和永續發展的問題日益凸顯,人類越來越成為命運共同體,世界人民因共同問題而產生共同利益、共同價值。但全人類存在共同價值并不意味著要否定各個民族、各個國家擁有堅持自己特色的價值理念和價值追求的權利,更不是用全人類的共同價值取代各個民族、各個國家的價值觀。與此相反,這種共同價值是建立在尊重包容各個民族、各個國家價值觀及文化觀的基礎上,建立在尊重各國自主選擇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的權利的基礎上,是人類共同價值與民族國家價值觀的有機統一、相得益彰。這與美國等西方國家以所謂“普世價值”為借口輸出自己的價值觀,搞文化殖民、意識形態霸權根本不同。

  

《光明日報》( 2021年04月16日 11版)

上一篇:讓紅色基因、革命薪火代代傳承

下一篇:鼓起邁進新征程、奮進新時代的精氣神

返回
分享按鈕
特黄免费片